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機構介紹
最新課程推介
2011年培訓課程表
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
甚麼是系統排列?
如何知道自己的家庭系統是否可能有問題?
學員分享
海靈格和系統排列的其他最新發展
我們只有一流的導師 (導師介紹 )
友情連接
資源庫
聯絡我們
問題查詢

我的家庭系統排列個案 

 

(為了幫助更多的朋友理解“家庭系統排列”,特選錄這組文章供大家參考)

 

    海靈格的著作讀了幾本,自己也試著在腦海中排列過,但是真的作為當事人看到潛意識堹u實地被當場演示的時候,我還是被震撼了。

 

    對阿峰的信任不僅僅是因為他是香港的首席系統排列的講師,更是因為他曾經為我一個好朋友做過個案,並且在和他聊天時,我能感覺到他的氣場與我非常和諧,因此在課程的第二天,我把自己100%的託付給了他。

 

    做在阿峰的右邊,台下是30多雙職業心理諮詢師的眼睛,我穿著瑜伽的寬鬆衣服,簡單做了幾個呼吸調整:“我要解決的問題有三個:一是希望和自己的心靈更加貼近;二是希望我和父母的家庭回歸到秩序;三是讓自己的生活回到和諧的軌跡。”阿峰笑笑:“單是第一個我已經無法解決了,我能為你做什麼呢?”他也許是感受到了我的某些感受,臉色明顯有些沉重:家媯o生過什麼大事嗎?

 

    看過海靈格的書,我知道,在這堨L需要的是資訊,按照生死、離別的影響順序提供,我說了第一個資訊:父親10年前過世。

 

    阿峰果斷地問我:他在你心堨h世了嗎?那一瞬我的意識又回到了父親的病床前,多少年來我一直害怕回憶的那個場景:鮮血從他嘴中湧出,一口、兩口……直至耗盡。上衣、床單、整個被褥都被鮮血浸泡了∼ 我和弟弟分別用手去溫暖他的手心,呼喚著他,說:爸爸,你堅持住,血馬上就到了。可是,爸爸沒有再醒來,他一直張著嘴,似乎是要說什麼,我知道那是他不放心,他不願離開,他認為自己還有太多的責任沒有盡,太多的事情沒有做……從住院到去世僅有三天。

 

  阿峰從人群中挑出一個男士代表我的父親,一個女孩代表我的心靈,並且在她們中間用一條絲巾作為隔擋,那一刻我泣不成聲,我的意識清楚地告訴我,我是多麼地不願意離開他。而現場的表現也是,父親和我的代表久久對視,眼光不曾分開過一刻。父親從小就異常疼愛我,在他眼塈甯O才女,更是嬌女,雖然他表面上永遠是棍棒相加,厲聲斥責,但是他不曾錯過女兒任何一個生日,甚至在女兒15歲時,他傾其所有買了一架鋼琴作為她生日的禮品。而這一切愛的真諦都掩藏在他凝重和不苟言笑的的臉色後,在他去世後,女兒才體會到那份深深的愛。

 

  阿峰讓我的代表與父親溝通,大意是我尊重您的命運,我也知道你非常愛我,我照顧好自己就是對您最大的回報,云云。具體我記不得了,當時整個人哭得昏沉異常,阿峰不得不一邊指導我的心靈與父親溝通,一邊提醒我睜開眼睛看清現實:“父親已經去世了,必須接受這個現實。”

 

  接下來阿峰找到另一位女孩,代替我的未來。並且將我拉起,讓我和心靈站在一起,面對未來。我感覺到陌生,非常的陌生,那,真的是我的未來嗎?對比現實中,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確繼承了過去,我的潛意識中希望代替父親照顧整個家庭,並且不自覺地希望追隨父親的步伐——放棄生命。這一切原本是在海靈格書中看到的“家庭中有一個成員死去,子女中會有一個人成為遺留下來的人的心靈伴侶,並且潛意識媟|追隨死去的人”。現實中,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堅強而健康的,直到我看到在場景中呈現的自己。她根本不想要任何未來,她只想停留在過去這一刻,什麼都不想做,守著過去,守著記憶。

 

    看著未來,陌生的未來。我才發現,難怪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停留著,對事業沒有什麼熱情,對感情也是打從心底排斥。難怪我很難去愛一個人,很難接受一個男人,愛我的男人都覺得我不可親近,而我在面臨婚約時都會不自覺地退縮,拒絕,甚至是逃跑,即使是和X訂婚時,我內心也沒有一絲喜悅可言。

 

    面對未來,我心堥S有自己,沒有未來,只想著弟弟和媽媽。阿峰又請來一位男士一位女士代表我的弟弟和媽媽,他們在站我背後,看著爸爸也看著我。阿峰讓他們說: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我們會照顧好自己的,只有你幸福了我們才會幸福。我感到自己心堛瑣嶀蓱韙U來,在心靈的帶領下,一步步我走向未來。那一刻我失聲痛哭,幾乎是嚎叫著痛哭,多少年來的壓抑和逃避,造成了我如此遠離自己的心靈和未來,我從來沒有為她們考慮過。

 

    未來開始引領著我向前走,心靈說她看到了希望。阿峰又找來一個男士站在離我非常遠的地方,代表我未來的丈夫。我看著他,內中滿是奇怪,根本挪不動步。但心靈非常喜悅。未來帶著我一步步走向他,我的腳步非常沉重,但是那一刻我做了一個決定——那就是放開我的心靈,她被我禁錮太久了,我應該放她去追求自己的幸福。阿峰問他的感受,他說感覺到我非常難以接近。於是阿峰讓我指著自己襯衫上的一對豬豬logo說:希望我們會像她們一樣。我聽得到自己生硬的語氣,也感覺得到自己的退縮。但是這個場景下,媽媽感覺很安心,弟弟覺得輕鬆,爸爸覺得也很放心。我知道那是因為他們都愛我,深深地愛著我,因此希望我幸福。而我只有全新全意地追求自己的幸福,他們也才都能得到幸福,因此儘管我一百個不情願,但我還是說了:我會來勾引你的∼

 

  故事到這奡N是大團圓的結局了。如果不是身在其中,我根本體會不到自己有多麼抗拒婚姻和男人,我獨身的初衷是更好的照顧家庭,但實際上確是給他們造成了無形的壓力,反而增加了爸爸的不放心,媽媽的痛心(因此她遠離我),弟弟的不安(他擔心我的未來)。

  有一個諺語說:自己對了,世界也就對了。我身在其中也真正感悟了這句話的真諦。如阿峰所說:媽媽就是媽媽,她比你想像的強大,你照顧好自己就是對她最大的安慰。弟弟今年也27了,已經是一個500人公司的高管,年底他即將與相戀8年的女友步入婚姻,開始自己的幸福生活。

 

  在場景中我選擇了接受現實,攜手未來。按照海靈格書堛滌O錄,這個選擇會在未來的1-2年中,在生活中會慢慢呈現出來。我不知道結局是否會像場景中的那樣,但是面對未來,我告訴自己不要再逃避,不要再壓抑自己,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幸福,我能做的只是放飛自己的心靈,而自己對了的時候,我周圍的人,世界也就對了。

 

lyvia 2007814有感于上海鄭立峰老師系統排列課程

PS2007817~19日參加了香港首席系統排列課程老師鄭立峰為期3天的家庭系統排列課程,並且做了個案,本文所描述的就是我的真實體驗。

 

轉載於

http://xxbaobao.bb.iyaya.com/biji-2011152.html

 

Copyright 2005 by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Powered by AB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