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機構介紹
最新課程推介
2011年培訓課程表
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
甚麼是系統排列?
如何知道自己的家庭系統是否可能有問題?
學員分享
海靈格和系統排列的其他最新發展
我們只有一流的導師 (導師介紹 )
友情連接
資源庫
聯絡我們
問題查詢

真相與執著

家庭系統排列工作坊學員感悟之一
Felicia/

  幾年前看過海靈格的誰在我家,沒有想到有一天我能自己來體會它。

 

  我是第二天才被選中做個案的。前一天,我做代表已經充分體會了家庭排序的神奇。我不受控制地表達著我所代表的那個家族成員的心靈,也一次次看到令人驚訝的真相。我們行為,情緒的邏輯原來常出於對某個家族成員盲目的愛和忠誠,而這種盲目的愛是我們意識根本無法感知的。無法與任何一個男人發展成功親密關係的女性原來潛意識中想陪伴被父母墮胎掉的妹妹,或是因為不願比自己家族的其他不幸的女性長輩過得更好;對孩子不由自主使用暴力的母親原來想借助這一方式和深愛的然而脾氣暴躁的已逝去的外祖母保持聯結。不需要什麼詢問,一個家族幾代人的真相在幾分鐘內通過代表們的自由排列和心聲的吐露展示在我們面前,那麼清晰,直接而又無法質疑。然後,在老師的指導下,個案當事人通過與家庭成員重新建立正確的愛的聯繫,自己的問題也得到解決。我計算了下,大部分個案的主要問題在40分鐘之內能夠得到突破性的進展。

 

  因為看到了家庭系統排列的神奇,我對自己問題的解決有充分的信心。當我坐到鄭立峰老師旁邊的,我告訴他,我想與爸爸建立聯結。30多年了,我無法與爸爸聯結,這是我的心結。儘管他那麼溫和,那麼慈愛地對我,但是,我始終拒絕他的愛。我用背棄他所有希望的行為拒絕他,用言語傷害他。30多年,我為我的拒絕付出許多代價,而我的爸爸也從沒有得到應得的愛。我頭腦清晰這一切,然而心卻無法退讓。

 

  在我的個案開始前,因為看了一天個案排列,因為我自以為瞭解問題的癥結,我覺得我已經可以模擬所有的排列場景了。我媽媽的家族成員圍成一圈,我的媽媽在她的家族和爸爸之間,而我則在媽媽家族和媽媽之間。我也在頭腦媟Q了老師可能讓我說的話,對爸爸說的,對媽媽家族說的,對我的姥爺說的。我知道我一定會哭泣,我只是需要老師和代表們的幫助讓我的心靈與父親聯結,能讓我看著爸爸大聲說爸爸,對不起,爸爸,我愛你這我一直想說,卻無法說出的話。

 

  然而當我坐在那,看到我家堣H的代表自動地排列出家庭關係,開始呈現真相,吐露他們最隱秘的心聲時,我的情緒突然變化了。雖然大部分真相我從小心堜白,在我是個4歲的孩子時就明白,但我仍為自己一直不知道的某些事實震驚。而且不知為何,不受我的理智控制,我忽然變成一個任性胡鬧的小孩。我譏笑,蔑視,掉頭不看,哭泣,耍賴,挑釁,我甚至用不屑的語言對老師說你隨便怎麼說。總之,我絕不配合。終於,我成了工作坊中少有的做個案途中被終止的人。無論我怎樣哀求,老師堅定地告訴我,他不能跟一個孩子一同解決問題,他終止了我的個案處理。

 

  我只能走下臺來,有點象上臺表演演砸了的孩子一樣,又羞愧又迷茫。我無法解釋自己的行為。我真得在演戲給自己看嗎?或給別人看?或是我想做個孩子?哪些情緒是真的,哪些是假的?我為什麼無法象同學們一樣呢?我以為我可以聰明地排列我的家族,我以為我的愛可以流動,我以為我瞭解我的心靈,但一切都與我想像的不同。剩下的一些個案我有些發呆,頭腦一片糊塗。我呆呆地看,呆呆地想,對自己無比失望,也無比迷惑。然後,我聽見老師說,他的工作就是要把人們從被催眠的狀態喚醒。慢慢地,我的眼淚湧了上來,我開始第一次看到了我的爸爸,不是從頭腦中,不是從眼中,而是從哀傷的內心深處看到他的形象,看到他的一生。

 

  從工作坊出來,我沒有坐車,一步一步走,似乎走在大夢的邊緣。我無法忘記那個畫面。我無法忘記一直孤零零站著,被母親家族排斥在外、被時代傷害、沒有得到父母之愛的父親在排列進行到一半、老師突然挑選一個同學代表時代進入家族畫面,父親竟然沖上去跟他擁抱的情景;我無法忘記當奶奶看到我執迷不悟時,無奈地從背景深處走過來拉住父親,想要把她可憐的兒子從那孤立的境地中帶走的情景。我的可憐的孤獨的父親。

 

  我一步步走著,腦子一片迷茫。時而想起所有的景象,時而想起在老師旁邊的那個任性地孩子氣的我。我不知道我有那麼多把戲。一個孩子的頭腦可能有多少把戲呢?從上了胡因夢老師的課後,我一直認為我已學會覺察自己的情緒,看情緒背後的東西,甚至懂得了放下。然而,我沒想到,在面對最根本的關係時,我又變成了那個執著的孩子。我執著了30多年,不願放手,甚至當真相擺在面前,我扭過頭去,耍賴,玩各種把戲不願承認真相,不願成為負責的成年人。

 

  失魂落魄一般,我回到家堙A在面前放了兩把椅子。一個是媽媽,一個是爸爸。我對媽媽說,媽媽,請你讓我看到爸爸;我愛爸爸,我也愛你。我對爸爸說爸爸,我愛你。爸爸,對不起。起初是低聲的,然而情緒衝破胸口,終於我大聲一遍遍喊到爸爸,我愛你。爸爸,對不起,淚如泉湧。36年了,我終於可以大聲說出這句話。然後,我撥通了家堛犒q話。我第一次主動問媽媽爸爸在聽電話嗎?我第一次沒有任何抗拒心理,懷著愛,溫柔與愧疚聽爸爸嘮叨他看的新聞、他看的傳記、他對我的喜好和生活方式的不以為然。在電話那一頭中,我忍住淚水,沒有對他說爸爸,我愛你,爸爸,對不起那句話,我還是用平穩的語氣說話,但是我已經從內心深處感受到我對他的愛。

 

  這只是個開始。我還有很多功課要做,不論是對父母,還是對自己。我最深的發現是,我不瞭解,也無法感受我的心靈。這個心靈似乎是分裂的,是理智的我無法把握的。我早知道我不瞭解自己,一直在糊婼k塗地、任性地、東突西突地尋找自己,還以為自己很勇敢。我沒想到感受自己的心靈,認識自己那麼困難。

 

  我還會再來做我的功課。我還會再來這個幫助突破愛的堅冰,幫助愛流動的工作坊中,在每個同學身上,站在每個同學的家族中感受愛的絕望、愛的渴望、愛的希望、愛的溫暖。

 

  感謝鄭老師,感謝您讓我們看到愛的真相;感謝您的智慧,您的力量。

Copyright 2005 by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Powered by AB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