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機構介紹
最新課程推介
2011年培訓課程表
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
甚麼是系統排列?
如何知道自己的家庭系統是否可能有問題?
學員分享
海靈格和系統排列的其他最新發展
我們只有一流的導師 (導師介紹 )
友情連接
資源庫
聯絡我們
問題查詢

修煉你的第六感 (2008-08-30 18:29:27)

地址:http://blog.sina.com.cn/wuzi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645590100ayf0.html

 

  孤獨,似乎是一個跨越時間和空間的人類共病。


  波蘭著名導演基耶斯洛夫斯基說,最初,他關注的是公正和自由,認為這是波蘭的首要問題,但他後來明白,等波蘭成為法國那樣的國家後,有一個問題仍然不可逾越,這個問題就是孤獨。他發現,不管是歐洲哪個國家或是美國,到處都彌散著難以穿越的孤獨。

  美國小說家卡洛琳·派克絲特則在她的處女作《巴別塔之犬》中寫了一個令人唏噓不已的故事:一個女人從樹上墜地死亡,她的語言學家丈夫不理解她為什麼這麼做,而他們的狗是當時的唯一目擊者,所以他想教會狗說話,好讓它告訴自己,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最後,他沒有教會狗說話,但他從對妻子的回憶中發現,其 實妻子一直在對他訴說她的痛苦,而他卻一直忽視。

  我最近的一系列文章也在寫這樣的困境:我們渴望愛,可我們又都沉浸在自己的小我中,自戀地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的中心,並試圖將自己的小我強加到周圍的人身上,而一個人若對我們越重要,我們這種強加的動力就越強,所以,對愛的渴望反而成了壓制彼此的精神生命。

  聽上去,這真是令人悲觀,看來無論我們怎麼努力,都是碰觸不到彼此,而只能陷在小我的幻覺世界中。

  但其實,我們又生活在一個心靈感應時刻都在進行著的世界,我們時時刻刻地在影響著彼此,只是我們意識不到而已。

 

心靈感應就在身邊

  這一周,我一直在深圳學習家庭系統排列,授課老師是香港的資深治療師鄭立峰。27日下午,他讓我們做一個小練習:

  幾個人一組,大家輪流講故事。講故事者要講一個悲傷的故事和一個快樂的故事,時間各約兩分鐘,先後不定,只是用心講,不能出聲,而聽故事的人則須閉上眼睛或轉過身去這無聲的故事。故事講完後,聽故事的人要根據自己的感覺來判斷,剛才的兩個故事哪個是悲傷的哪個是快樂的。

  老師佈置這個作業時,我隱約有點忐忑不安,能這樣聽懂對方的心聲,這不就是心靈感應嗎?心靈感應可是很玄的,我儘管遭遇過這樣的故事,但那都有一些特殊的條件,我能在平時就感應到別人的心聲嗎?

  練習的一開始仿佛也驗證了我的擔憂。

   我們小組有6個人,我第一個講故事,先講到是最近幾天最開心的事,後講的則是這一段日子一件很悲傷的事。

  結果,5個聽眾中只有一個人聽對了我的心聲,而其他4人都猜反了。

  但接下來,我們差不多全聽對了講故事者的心聲,有4次是全對。

   最後一次中,講故事者突然改變了練習的原有設置,故事不再是快樂和悲傷,而是安寧和憤怒,並且,她徹底不再,嘴唇一動都沒動,腦子堣]沒有用語言 去組織故事,而只是想像,她先想像一個寧靜的大自然美景,接下來則是想像憤怒。結果,大家一樣都感受到了不同,而一個學員則清晰地捕捉到了她的心聲,說第一個故事讓她感覺很安寧,而第二個故事則感受到了憤怒。

  這六輪的體驗徹底抹平了我原初的擔憂,我開始想,原來心靈感應是如此簡單。

 

身體能清晰到別人的感受

  這不僅是我們組的體驗,更是全班30多人的共同體驗。一位女士說,她的皮膚非常敏感,在聽故事時有時會感受到一陣暖風,有時則感受到陰風,而聽一個故事時,她感受到了最冷的陰風,事後發現,這個故事是關於“5·12”大地震的慘烈故事。

  一位男士的心比較敏感,他說聽故事時心一會兒下沉一會兒上升,這是他衡量講故事者的悲傷和快樂的基礎,如果下沉自然是悲傷,如果上升則是快樂。不過,他發現,這種判斷是自然映現的結果,他不能主動去判斷,或者說,他不能先啟動思維,因為大腦一思考,這種細膩而微弱的感覺就捕捉不到了。

  對此,他感慨說:以前老覺得,身體熱啊、冷啊、疼啊什麼的,都與外界沒什麼關係,都是身體自個的事兒,現在才明白,這與別人的關係很大。我們的身體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別人的感受,這正是家庭系統排列可以發揮作用的一塊基石。

 

無論痛苦或悲傷都能傳遞

  痛苦可以通過我們意識不到的途徑傳遞,這是心靈感應的一部分內容,而快樂在傳遞時,也一樣不必非得通過我們意識的途徑進行傳遞,一個內心堨R滿喜悅的人可以不用說話就影響周圍很多人,讓大家都感染他的快樂。

  一個大型研究顯示,北京成功申請到2008年奧運會舉辦資格的那一刻,全中國範圍內的被研究者的心電頻率都出現了一致的高頻率,仿佛我們整個民族都處在快樂中,而其中很多人在那一刻並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覺知感受幫助交流

  鄭立峰說,在做治療時,任何一個被治療者一坐在他旁邊,他就會有很清晰的感受,有時感覺頭很緊,有時煩躁,有時辛酸……這時,作為治療師,他會充分去覺知這些感受,並帶著這些感受和被治療者交流,將自己的感受描繪給對方,如果這種感受是被治療者傳遞給自己的,那麼這種單純的描繪會給對方帶來相當的沖 擊。

  這也是傳統的心理治療中的重點,一個優秀的心理治療師,他不會輕易地使用分析,更不用說評論,而是會靠自己的感受與來訪者溝通交流,而一個充分瞭解自 己的治療師,他在諮詢環境下的多數感受都是來訪者投射的結果,所以他能捕捉到這些感受,也就是在理解來訪者,當他將這些感受回饋給來訪者後,也就幫助來訪者更清晰地理解了自己。

  鄭立峰強調說,不管是治療師還是普通人,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必須明白這是誰的感受,如果不清楚這一點,就很容易被其他人所影響。

  德國哲人埃克哈特·托利在他的著作《新世界》中講了一個故事,經典地顯示了負性情緒的能量是怎樣在人與人之間傳遞的。

  一位女士來見托利,向他傾訴她的痛苦經歷,說她還很小的時候就被父親殘酷虐待。托利引導她聚焦在身體內部的感覺上,直接去感受情緒,而不要經過她的不 快樂思想和不快樂故事的過濾去對付情緒。她先是很不情願,說她來到這堨豪茯O尋找脫離不快樂的方法,而不是進入不快樂當中,但最後,她終於願意允許這 些情緒存在而不做任何事情,結果,僅僅一分鐘後,她說:我還是不快樂,但是現在它(不快樂)的周圍有空間了,不快樂也好像沒那麼重要了。再過了一會兒,她解脫了,明白一旦將注意力直接放在情緒上而不抗拒它,它就不會再控制她了。

  她離開數分鐘後,一個朋友來看托利,一踏進這個房間,這個朋友就說:這媯o生了什麼事?我覺得這堛滲銃q很沉重而且渾濁。我都快吐了。

  這還不止。待了一會兒後,托利去附近一家印度餐館吃飯,他剛一進去,一個坐在輪椅上的中年人便緊張地看了托利一眼。幾分鐘後,他吃完飯了,但卻突然變得狂躁起來,稱飯太難吃,而和服務生先是爭吵然後試圖打她,餐館老闆不得已報了警,員警來後這個男人才安靜下來。

  餐館老闆似乎知道問題的源頭是什麼,過來問托利:是你搞的嗎?

  這個故事展示了負性能量的傳遞途徑:第一位女士的痛苦的能量場不僅滯留托利的房間中而被後來的女子感受到,還通過托利點燃了那位男子的痛苦感受而讓他 情緒失控。所不同的是,托利對這個痛苦有足夠的覺知,所以這痛苦他可以感受到但不會令他痛苦,而那位殘疾的男子也感受到了但卻沒有覺知,而他估計也是很想逃離痛苦並習慣和痛苦作戰的,所以最後他失控了。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我每隔幾年都會聽到這一類新聞——某個電臺的心理節目主持人自殺了,導致他們這樣做的一個最明顯的原因是,無數聽眾的太多痛苦情緒傳遞到他們身上,令他們積累了不能承受的重量。

  5·12大地震後,無數的心理志願者奔赴四川災區做心理危機干預工作,而我所認識的許多心理志願者,包括一些著名專家,從災區回來後出現了至少兩三個星期的低潮期,出現了失眠、缺乏胃口、情緒低落、噩夢等各種症狀,甚至有一名精神病學的教授,回來後自己進了精神病院。他們出現這一結果,負性能量的感應 顯然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廣州電視臺心理欄目夜話的主持人王鐿靜給我講過她的一次經歷。她去參加一個薩提亞家庭治療工作坊,一位女士哭得暈天黑地,王鐿靜去攙扶她,但當抱住她的身體的那一刹那,王鐿靜的腹部疼得很厲害。後來聊天時才知道,這位女士有子宮癌,當時正在疼痛中,而她試圖壓抑這種痛苦,但卻傳遞給了王鐿靜的身 體。

  以上這些故事都是痛苦在人與人之間的傳遞,它們有時是通過言語來傳遞的,譬如電臺心理節目主持人肯定是聽到了大量的痛苦的語言,但更多時候是可以不受語言的限制,並在我們意識不到的情形下影響了我們。

 

我們太依賴思維

   既然心靈感應無處不在,那為什麼我們會意識不到它,反而將它當作了非常少有的靈異事件來看待?

  一個關鍵原因是,我們太信賴我們的思維,而我們的思維太信賴兩種資訊來源:五種常見的感覺和語言。

  五種常見的感覺即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而除此以外的感覺則被我們稱為第六感,這意味著它們被列為難以把握和捕捉到的神秘力量了。不過,究竟是被什麼難以把握和捕捉呢?

  就是思維,我們的思維能夠比較輕鬆地利用五種常見感覺到資訊,並將它們訴諸語言,而語言則是思維最容易進行組織加工的物件。但是,像那些難以名狀的第六感,如肌肉、內臟甚至來自骨骼等方面的一些感覺,常常是沒有明確物件的,仿佛是獨自產生的感覺,這些內容難以用語言形容,也就難以參與思維的加工過程。

  於是,這就導致了一個結果:五種常見的感覺資訊容易被思維加工,於是就被以思維為核心的小我喜愛,小我可以掌握這些資訊,從而給這些資訊下了一個 判斷——“很清晰,很明確。但是,所謂的第六感的資訊難以被思維消化,這挑戰了小我我能理解一切左右一切的控制感,因而小我給這些資訊下了另一個判斷——“模糊、混亂、莫名其妙,並進一步排斥它們。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的思維能力會越來越強,組織加工資訊的能力也越來越強,這令我們越來越依賴思維,也就是越來越依賴來自五種常見感覺到的資訊和語言,同時也越來越遠離所謂的第六感,越來越遠離了人與人之間更普遍更常見的心靈感應。

  但是,由思維組成的小我就宛如一道又一道的牆,將我們彼此割裂開來,而我們還試圖用自己的小我的內容套到周圍乃至整個世界上,這進一步造成了他人即 地獄的處境。結果,我們不僅是孤獨,還懼怕關係,如果投入關係,其中一個動力也是為了實現自己的自戀幻覺——“我控制著這個世界

  相反,那些所謂的第六感以及未被思維加工過的五種常見感覺的資訊卻是沒有障礙的,思維可以意識不到它們,但它們卻無時無刻不在發出信號,並被我們彼此 所感應,假若我們能尊重、聆聽並覺察這些資訊,那麼我們會發現,心靈感應不再是什麼神奇而玄妙的事情,而是再平凡不過的。甚至,我們還會發現,相比起我們看到、聽到後觸摸到的資訊,心靈感應的資訊更為重要,也更為龐大。

 

 

 

Copyright 2005 by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Powered by AB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