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機構介紹
最新課程推介
2011年培訓課程表
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
甚麼是系統排列?
如何知道自己的家庭系統是否可能有問題?
學員分享
海靈格和系統排列的其他最新發展
我們只有一流的導師 (導師介紹 )
友情連接
資源庫
聯絡我們
問題查詢

心靈感應:超越距離的心靈共振? (2008-08-02 21:07:52)

武志红的BLOG

地址:http://blog.sina.com.cn/wuzii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7645590100am8e.html

 

  兩天前的晚上,一個噩夢將我從睡夢中驚醒,夢中我一度淚流滿面,並發出了呐喊:這個世界為什麼如此可怕!
  約一分鐘後,尚在睡夢中的女友發出了的一聲。顯然,她是被噩夢給纏住了。

  我趕緊將她搖醒,問她夢到了什麼。結果發現,我們兩人的夢展現了同樣的含義。
  這就是一種心靈感應吧。這種感應,在我們剛認識不久時就開始了。那時我們還不曾謀面,並且身處兩地,只是通過網路和電話聊過天,一天早上,她從一個可怕的噩夢中驚醒,隨即陷入焦慮和恐懼之中不能入睡了,我則是在快醒來時做了一個夢。
  當天中午,我們聊到了各自的夢,發現我們的夢境絲絲入扣,我的心仿佛是跨越了一百多公里的距離,捕捉到了她的不安感。我們兩人做夢的時間也是緊密相連,她是6點半時醒來的,而我是在醒來前的最後一個夢,還不到7點鐘。
  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數年前,可能會引起我的震驚,但現在不會了,因我從2006年到現在已做過很多個有心靈感應的夢。
  第一次比較清晰的這種夢是20064月。也是在一個早上,我打開電子郵箱,收到了許久沒聯繫過的初戀女友的電子郵件。她的電子郵件向來簡單,看著她的寥寥數語,我有一種奇特的熟悉感,好像郵件中的句子我早讀過似的,隨即我想起,昨天晚上我夢到過她。
  5月,我們簡單見過一次,然後再次斷了聯繫。
  到了10月,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也是我在晚上夢見她,第二天早上打開電子郵箱便看到了她的郵件。
  不過,我們再次斷了聯繫。
  2006年底,又發生了一些事情,過去的感情經歷都被挖出來了一遍,仿佛過去12年的人生又重新經歷了一次,這讓我感到很痛苦。於是,我決定借一個簡單的儀式與過去的所有感情糾葛告別。
  儀式很簡單,就是準備兩個酒杯和一個盆子。一杯酒是給自己的,另一杯酒是給前女友的。先斟滿兩杯酒,想像她就在我眼前,然後回憶從相識到分手的每一個印象深刻的細節,等回憶結束後,我將屬於她的那杯酒倒在盆中,將屬於我自己的那杯酒喝下。
  做這個儀式的日期是200711日。儀式很簡單,但很有用。以前,每當孤獨在夜晚中襲來時,我會忍不住思念以前愛過的女子,那樣就不會那麼孤獨了。但是,做了這個儀式後,我就不能再思念她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了,似乎有一種說不出的牆一般的力量擋在了中間。
  15日晚,我做了一個印象很深的夢,夢見了我一個高中女同學。我們是好朋友,但這是我唯一一次夢見她。6日早上醒來後,我稍有些納悶,不明白為什麼會突然夢見她。
  但6日晚上,正在公車上時,我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初戀女友從幾千公里以外打來的。接到她電話的那一瞬間,我渾身猶如雷擊。
  不過,我被震動不是因為接到她的電話有多激動,而是在這一瞬間,我徹底相信了心靈的存在。

 

心靈交流的方式還不為科學所知。

 

心靈感應常見於親密關係
  我先是明白了5日晚的夢,知道夢見高中女同學,其實就是夢見她,因為我是通過那個同學認識她的。
  接著我記起了4月和10月的夢,我明白這三次夢都一樣,都是我在睡夢中感應到了她對我的思念。
  原來這就是心靈感應,原來心靈感應確實存在。這三次夢發生時,兩次她是在數千公里之外,一次則是在數萬公里之外,心與心的感應的確是可以超越空間的。
  以前在北京大學讀書時,我一直對傳統心理學中所奉行的科學主義有些不解。因為,主流的科學主義的標準是簡單可重複並可量化,但這主要是從經典物理學中發展出來的,這適合心理學嗎?我認為這是將經典物理學中的所謂科學標準強加在心理學上,會阻礙心理學的發展。
  可以說,我一直認為自己在很大程度上是不贊成科學心理學的。但是,這種不贊成,主要是理性思考的結果。只有在這一瞬間,我才第一次深刻地體驗到了心靈的存在,從而在這一瞬間完成了從科學主義到心靈主義的轉變。
  一旦真的相信了心靈的存在後,我的心自然便敏感了很多,此後在我身上頻頻地發生過一些心靈感應事件。
  心靈感應在親密關係中應該是普遍存在的,關鍵是我們是否注意到了它的進行。
  許多人發現,許多同卵雙胞胎之間會有很強的心靈感應,一個人如果產生了什麼感受,另一個人無論在多遠的地方都會感應到。
  還有研究發現,新生兒普遍能感應到媽媽的情緒變化。譬如,有經驗的媽媽知道,當尚在繈褓中的嬰兒哭鬧時,做媽媽的應該自省一下。她們會發現此時也處於煩躁中,如果做媽媽的想辦法讓自己情緒平靜下來,小傢伙們會自動不哭鬧了。
  這只是嬰兒對媽媽的心靈感應的一個小例子而已,其實,因為嬰兒的心靈是純淨的,還沒有被污染,嬰兒的心靈感應的能力是驚人的,細心的人很容易會發現這一點。
  並且,孩子對媽媽的心靈感應能力會一直保留下來,只是越來越難以像嬰兒時那樣敏感而直接了。
  上週末,我參加一個家庭系列排列的工作坊,來自香港的治療師鄭立峰舉了一個例子說,一個妻子經常對丈夫莫名其妙地發脾氣,他建議這個妻子再發脾氣時給媽媽打個電話。結果,她發現,每當她莫名其妙地想發脾氣時,她的媽媽都處在痛苦中。
  心靈感應也經常出現在文藝作品中,例如名著《簡愛》便安排了這樣一個情節:聖約翰再次向簡愛求婚,簡愛動搖了,這時她聽到了羅徹斯特在呼喚她的名字,於是回到了羅徹斯特的身邊,而羅徹斯特告訴她,那時他的確正在呼喚她的名字。
  電影《星球大戰》中也常有心靈感應的情節,譬如阿納金痛失母親並大肆屠殺沙人給母親復仇時,尤達在許多光年以外的距離感受到了阿納金的痛苦。
 

一個民族內也存在著心靈感應
  以上這些心靈感應的故事都發生在兩個人之間,那麼,有沒有集體的心靈感應呢?譬如一個家庭、一個社會甚至一個民族的心靈感應有沒有可能存在呢?
  一個全球性的研究證實了這一點。研究者在全球範圍內同時測量許多國家的研究物件的腦電波,結果發現,當重大事件發生時,一個國家甚至全人類經常會出現腦電波的共振。
  例如,當911恐怖事件發生時,全球範圍內的研究物件的腦電波都出現了劇烈振動,而許多研究物件意識和情緒上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其腦電波仍然出現了劇烈振動。
  中國申請2008年奧運成功時,那一時刻全中國範圍內的研究物件的腦電波都出現了劇烈振動,並且其中很多人一樣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關於集體性的心靈感應,我也有自己的觀察。自從20056月開始主持廣州日報的健康·心理專欄後,只要有上網條件,我差不多都會留意一下新浪網的新聞,看看有沒有值得分析的事情發生。
  一開始,我留意的都是熱點新聞事件,但後來,我開始關注一種新聞——“殺妻,男人以為妻子、女友或他迷戀的女子要離開自己或對自己不忠,於是將女子殺掉。
  在2007年夏天前,這一類新聞在新浪網社會新聞出現的概率一般是一星期兩三起,但到了2007年下半年後突然飆升到差不多一天一起,而現在已飆升到一天數起。
  這種轉變有一個可以看得見的關鍵性事件——“黑磚窯。在我看來,可怕到極點的黑磚窯事件的大規模爆發及其處理結果,對我們整個民族的心理造成了極大的衝擊,令瘋狂者更瘋狂,絕望者更絕望。
  德國心理學家埃克哈特·托利在他的著作《當下的力量》中寫道,地球是一個生物體。借用他的話,也可以說,我們整個民族也是一個生物體,我們彼此之間並非是沒有任何聯繫的獨立的個體,而是切切實實有密切的溝通的共同體,並且這種溝通時時刻刻都在進行,只是我們的大腦意識不到而已。
  其實,殺妻事件在任何時候的任何社會都是最常見的血腥事件。無論歐美還是中國,殺妻事件均占了謀殺案的三分之一左右。
  為什麼殺妻事件如此普遍呢?心理學的經典解釋是,這些男人多是偏執狂,而偏執狂普遍懼怕失敗並習慣於歸罪別人,而最容易被他們歸罪的對象就是他們最在乎的妻子或女友。譬如,邱興華便是在感到人生無路可走時,才對妻子動了殺機,這堶授繭菄瘍瓡雓O不是我邱興華不行,是你這個女人讓我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心靈感應是家庭系統排列的神秘動力
  這是一個具體的殺妻個案的邏輯,但當殺妻事件有飆升跡象時,這可能就是一個信號,透露著我們民族這個生物體出現了一些問題。
  殺妻事件的變化是一個信號,而最近幾年的熱點新聞的轉變也是一個信號。
  2007年夏天之前,是病人了。從2005年到2007年夏天,熱點新聞事件的肇事者一直是明顯有心理問題的個體。
  2007年夏天後,是有權勢者了,典型的如黑磚窯事件、周老虎事件和南京彭宇案等。
  進入2008年後,則是大家都了,暴風雪、地震和股災等一系列災難性事件令我們所有人都捲入了漩渦中。
  可以說,之所以是病人先掉,是因為他們更敏感。相比普通人,他們的自我結構更脆弱,安全感更低,所以更容易捕捉到不好的資訊,於是先集體爆發出問題,從而先期成為了熱點新聞的主角。
  對於2005年以來的新聞熱點的總結,這只是我個人的理性分析的結果,缺乏感性體驗的證實,所以未必正確。
  不過,上個週末,我在鄭立峰老師的家庭系統排列的工作坊中,切實而深刻地體會到了集體心靈感應的威力。
  家庭系統排列是德國家庭治療大師海靈格創辦的一種團體治療方法,一般有多人參加,當給某一個人做治療時,會先讓他簡單講述想解決的問題,然後由他自己或老師在團體中選擇代表,扮演他的家族成員。
  接下來,老師會讓代表們依照自己的感覺走到最合適的位置上,而代表們所組成的整幅畫面以及每個代表的感受便揭示了當事人的整個家族的問題。
  最後,可以通過改變代表們的位置和疏通代表們的感受,而實現改善當事人的心理衝突的目的。
  儘管已熟讀海靈格的著作《誰在我家》,並在我的專欄中推薦過這本書,但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家庭系統排列的工作坊。
  週六上午的前兩個個案比較沉悶,我甚至都有了吃完午飯就撤的念頭,但第三個個案令我感到了極度震撼。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個案,當事人有劇烈的內心衝突,並有了殺人的想法。不過這並不是令我感到震撼的原因,我之所以被震撼,是因為扮演代表和 當事人的那種細緻入微而又無比敏銳的心靈互動,當事人的任何一點心理變動都會引起對他的不同的感受,而這種感受又非常自然。
  以前,我常形容那種心靈單純至極的女子:就像一個小鈴鐺,怎麼敲就怎麼響,不同的敲法一定會引出不同的響聲。
  那麼,這個扮演代表,就可以說是大鈴鐺了,其他代表以及當事人的任一個變化都會引發他的不同的響聲

 

神秘力量將我推到合適的位置上
  或許是當事人的開放和勇氣、扮演者的敏銳和堅定、老師的從容與淡定等諸多因素加在一起,令那個場的能量實在太強了,我的身體也經常感受到一陣又一陣的強度不一的悸動,而我觀察到,每當我的身體出現反應之時,當事人和那個扮演代表都有強烈的情緒反應。
  我還做了一個實驗:閉上眼睛。那種悸動仍會襲來,隨後我立即睜開眼,發現當事人和一樣是有強烈的情緒反應。
  這是我可以觀察到的三個人的心靈感應,但我相信,這絕非是局限在我們三人當中,至少這應屬於我們在場的所有人的一個集體心靈感應。
  鄭立峰則說,這甚至都不只是工作坊當中的感應,而是當事人和他的家族成員的感應。他說,許多家庭系統排列的個案顯示,工作坊代表們的感受似乎能夠被當事人的真正的家庭成員感應到,代表們的改變因而自動會引起相應的家庭成員的改變。
  周日,我也有幸被邀請扮演了一個代表,並因而體會到了系統排列的力量。
  這不是一個家庭的個案,而是一個公司的。當事人是一個CEO,他選擇了數名代表分別扮演他的重要屬下。
  當數名代表們根據自己的感受找到位置後,一致感覺,系統中還了一個人,也就是說一個重要人物沒有被當事人排進來,當事人則說,的確如此,他以前有一個重要的下屬,但一個月前剛辭職,所以他本以為不必將他排進來。
  於是,鄭立峰老師指定我來做這個下屬的代表,而本來沒什麼感覺的我一走進代表們圍成的場中,立即有了清晰的感覺,並順著這種感覺走到了一個位置上。
  我一走到這個位置上,其他代表們都說舒服了很多。

 

科學家們開始設想利用量子糾纏來傳遞資訊。

 

量子糾纏現象證明信息傳遞可不受距離限制
  但是,還感覺有一個被當事人忽略的重要角色沒被列進來。這個人原來是一個藏在當事人背後的女人。所以,鄭老師讓一個女子做她的代表加入進來。
  她走進場後,站在的背後。這時,我立即感覺到一種力量在將我向圈外。以前做旁觀者時,我一直不明白,是什麼力量推動代表們後退、前進 或左右搖擺,但一體會到這種力量,我立即就明白了。我順著這種力量一直後退,當差不多徹底退出小組圍成的圈子後,這種力量就消失了。顯然,這是那個下屬辭職的道理所在。
  周日最後一個個案也給了我極大的衝擊。這是一個很詭異的個案,似乎充滿可怕而神秘的力量,很像是恐怖片。假若不是事先已體會到了系統排列的場的力量,我很容易會按照自己已有的邏輯,覺得這像演戲,甚至即便感受到了場的力量,我仍然在懷疑是不是一個關鍵的扮演者將自己個人的感受參與了進來。
  但是,此時在旁邊坐著的當事人的感受顯示,這不是扮演者的感受,而就是當事人自己的感受,因為當兩個扮演者以一個很詭異的方式站在一起時,一直沒有什麼表情的她一下子就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我們並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顯然這個家庭的關係實在太撲朔迷離了,但鄭老師以一會兒很強硬一會兒又很溫和的姿態一直在控制著場面,最終他也沒有清晰地點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許他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當事人顯然得到了極大的幫助。
  在兩天的工作坊中,我一直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從而清晰地看出,一些個案之所以喚起了我強烈的情緒反應,是因為我有類似的問題,所以包含著這一類問題的個案毫無例外都會令我淚如雨下。對於這一類問題,我從不曾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影響,但這些感受告訴我,它對我影響至深。
  不過,其他的個案,當可以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來時,我都會有非常清晰的感受,但卻沒有強烈的情緒,這時我知道,我只是有了一定程度的心靈感應,但我沒有這類問題。
  心靈感應的道理是什麼呢?難道,它只能是不可解的神秘現象嗎?
  以前,我見過一種解釋說,這是電磁波的傳遞。由此,可以理解,感受可以跨越數萬公里的距離。
  不過,如果按照這種理論,《星球大戰》中尤達大師對阿納金的痛苦的心靈感應,就不可能了,因為電磁波的傳遞速度是光速,阿納金的感受要以光速傳遞尤達大師那堙A得需要不少時間。
  當然,《星球大戰》是科幻電影,但感受的傳遞有沒有可能超越光速,甚至徹底不受距離的限制呢?或者,有沒有資訊的傳遞是徹底不受距離限制呢?
  這一點,量子力學家們觀察到量子糾纏現象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所謂量子糾纏,即指不論兩個同源的粒子間距離有多遠,一個粒子的變化都會影響另一個粒子的現象,即兩個粒子間不論相距多遠,從根本上講它們還是相互聯繫的。現代量子力學的創始人之一薛定鍔,在1935年稱量子糾纏態為量子力學的本質,量子力學最主要的特徵。
  顯然,量子糾纏是不受距離限制的,這就是愛因斯坦所不願意接受的超距作用

 

同源性越強,心靈感應越容易出現
  假若意識和感受的傳遞的道理類似於量子糾纏,那麼,尤達大師的心跨越不知多少光年的空間,同時感應到阿納金的痛苦,就是可以成立得了。
  更精細的解釋是,每一個粒子會記住忠於它在原來的系統中的資訊,不管它離開原來的系統有多遠,它仍可以和原來的系統同步糾纏。
  鄭立峰說,海靈格等家庭系統排列的大師們認為,這也可以解釋家庭系統排列的治療道理。當一個當事人將他原來的家庭系統呈現在工作坊中時,這個由代表們組成的系統也可以和當事人的家庭系統糾纏了。所以,代表們可以在意識一點都不知道當事人原來的家庭系統到底發生了什麼,卻仍可以在工作坊的場 中將當事人的家庭系統給排列出來。
  進一步還可以說,不管你身在哪里,你仍然在與你的家庭系統的粒子們進行糾纏,關鍵是你能否意識到這一點。對於一個嬰兒而言,他的心靈是最開放的,所以他能很清晰地意識到對媽媽的糾纏,這就是嬰兒們對媽媽普遍存在著心靈感應的原因吧。
  兩個相愛的人,看似是兩個人的相遇,其實更是兩個系統的相遇,而我自己的和我所看到的無數愛情故事顯示,兩個相愛的人的兩個家庭系統常有著驚人的相似之處,再加上彼此心力的投諸,這使得愛人間的心靈感應也更容易出現。
  自然,最同源的便是同卵雙胞胎了,他們的基因是完全一致的,所以,同卵雙胞胎最容易產生不受空間限制的心靈感應現象。
  至於一個民族,它看似龐大,但如果無限向前追溯,他們也不過是少數幾名祖先的共同的後代。由此,可以說,他們也是同源的粒子,出現糾纏現象也再正常不過。

  再向前回溯的話,全人類、萬物乃至整個宇宙,都是同源的,那是不是可以說,我們與所有生靈乃至萬物也因而有了糾纏的根本?
  不過,最後需要指出的是,量子糾纏只是顯示了資訊不受距離傳遞是可以存在的,它未必就是解決人類意識傳遞難題的答案。在這一點上,不著急也不強行用已知的理論去解釋意識傳遞的難題是一個合適的態度,我們首先要做的不是去解釋,而是去承認一時無法解釋的現象的存在。
  在我看來,心靈感應現象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Copyright 2005 by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Powered by AB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