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機構介紹
最新課程推介
2011年培訓課程表
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
甚麼是系統排列?
如何知道自己的家庭系統是否可能有問題?
學員分享
海靈格和系統排列的其他最新發展
我們只有一流的導師 (導師介紹 )
友情連接
資源庫
聯絡我們
問題查詢

ulane/

http://www.tobebooks.net/tobelive_mag/tobelive_49.htm

 

 

  雖然自己還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可是只有一個問題是很清楚的知道。就是很想改善我和爸爸的關係。我知道他愛我,對我也很好。可是我從小就怕他,很難跟他溝通,特別是小時候常有離家出走的念頭,覺得在家呆著難受。長大後更是覺得離開家媔V遠越舒服。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帶著這個問題我參加了“愛在我家”系統排列工作坊,希望能得到幫助。結果意外驚喜!我不僅解決了這個問題,還解決了其他幾大問題。而且有的是自己根本毫無覺察的。

 

已經長大了

 

  開始我一直沒有勇氣舉手,因為害怕在說家庭成員時,要把我們家的秘密說出來,眼看著第一天就要結束了,最後我選擇了勇敢面對,很幸運,老師選了我。

 

  但是,當我在講我的問題時,老師卻突然打斷我的話,跟我說:“你知道嗎?我感覺現在坐在我身邊的是一個小孩。”接著問道:“你小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我一臉茫然,小時候的事我大多都記不起來了。老師提醒:“比如撞車之類的,生死一線的事。”我突然想起來:“小時候我溺水差點死掉,大概6歲左右”老師說他要做一個實驗,看他的手能不能靠近我時,我很奇怪,心想為什麼不可以。可是當那只手被允許慢慢的靠近我時,我卻越來越害怕,身體不由的顫抖起來。接著我的腦子空了,哇哇大哭起來,甚至呼吸困難。(當時在水堛滷瓣膌M恐懼記憶猶新。所以後來很怕水,用朋友的話說,看見我在水堭a著救生圈還大喊大叫的害怕樣,真是好笑。一直以為溺水的後遺症僅僅是讓我學不會游泳而已。)

 

  哭夠了老師讓我站起來走到一個我覺得安全的地方去。我找了個躲在別人後面的凳子坐了下來。接著老師也走了過來,快靠近我的時候說:“我要過來了,我可以走過來嗎?我帶著生命的禮物要送給你。”我真的希望他走過來,當他把生命的禮物遞過來時,我很想快點接過來。老師慢慢的邊遞邊說:“你可以決定要不要接收。”可是我很想要,所以接了過來,老師深深的鞠躬表示感謝。當老師讓我說:“我還活著,我已經長大了,有能力保護自己了。”時我再次淚流滿面。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沒有安全感,一直不敢承擔一個成人的責任,經常像孩子一樣任性。可是我從來沒有想過這是“溺水事件”的後遺症。其實內心深處我一直是那個失去保護,內心極度恐懼的小孩。

 

  拿著禮物的手在微微顫抖,我不明白這份禮物意味著什麼。“你已經是成年人了,你可以決定是不是要把禮物扔掉”老師微笑著說。我傻傻的問:“已經接收了還可以再扔掉嗎?”“當然可以,你已經長大了,可以自己做決定,同時為自己的決定負責”。我不想把禮物扔掉,可是又覺得很茫然。這時候,老師讓一個姐姐出來代表我的生命,讓我看著我的生命慢慢靠近她。我含著淚一步步走近,當聽見生命說:“不要害怕,那只是個故事,已經過去了。”我忍不住抱住她痛哭流涕,抱著哭了好久,直到我的身體慢慢感覺到了溫暖和活力才敢放開她。最老師又讓我說:“我已經長大了,會好好的生活,我會把生命延續下去。”這時候的我已經輕鬆平靜很多了。

 

  真的是非常感激!如果不是老師敏銳的覺察力,我很難瞭解“生死一線”的那一刻是怎樣深深的影響了我。

 

  最後一天工作坊結束後,路上碰到一個姐姐跟我打招呼,叫我小朋友:)我立馬很自信的,充滿喜悅的笑道:“我已經長大了!”:)話一出口,連我自己都驚訝,這話居然完全不經過大腦,就那麼發自內心的,自然的說了出來。

 

我只是我自己

 

  第一天回家,晚上想到最初的問題,還是有點困惑。我想“溺水事件”不是我跟爸爸關係的主因。

 

  第二天,帶著這種疑慮,我一邊聽同學們提問,一邊等機會提問。真巧,突然聽見一個同學問道:“昨天最後一個個案,那位同學說的是她跟她爸爸的問題,最老師幫她處理了溺水的事。他們之間有關係嗎?”還沒等老師回答,我就忍不住舉手,說道:“昨天我還有件重要的事沒說,我和我弟弟之間還有個妹妹生出來後沒要。我爸從來不提這事,我媽也是在極度鬱悶時跟我提過一次,後來我以為自己忘記了……”老師立即覺察到了這是另一個層面的事。讓我跟著他說:“我是我。”本來還算平靜的我,突然說不出話。閉上眼睛痛哭起來。過了一會,老師讓我睜開眼睛看著他,我努力的做到了。等我平靜一些後,再次讓我嘗試說:“我是我。”這次總算說出來了。

 

  “我只是我自己”老師強調。還是說不出口!拿著麥的手不停的顫抖下移。再一次的失聲痛哭。突然感覺一股強烈的能量牽引著我站起來,不由自主的做出各種動作。緊抱、展開雙臂、鞠躬……重複了幾次,最後才哭得沒那麼厲害,展開了雙臂,有一點輕鬆。這老師突然說:“好了,可以了。坐下來。”別的同學接著提問。我坐下來,有點懷疑是不是真的可以了,心想到底怎麼回事?我還需要說什麼嗎?課間休息,老師笑著走過來,一邊做了個展開雙臂的姿勢,一邊說:“放開了,沒事了。”“謝謝老師!”我明白了。

  後來有同學好奇的問:“你剛才的動作好美,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那是一種什麼舞蹈嗎?”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沒有被催眠,那些動作也不是學來的舞蹈。我明白那是一種內心痛苦掙扎的過程,是一種無法用文字表達的身體語言。認真去感受你的心,我想我們每個人都是天生的舞蹈家。

 

  在第三天的個案中,有一個同學因為認同了自己流產的妹妹而選擇一個人在外孤單的漂泊。甚至放棄了婚姻,離開了心愛的孩子。老師讓她對著妹妹說:“我怕你孤單,我願意陪你孤單。”我跟著默默的流淚,這也正是我的心聲啊。大概因為我已經選擇放下這份“盲目的愛”,所以情緒沒有前天那麼強烈了。

 

  很感謝這位同學,讓我有機會明確的體會到自己是如何認同了妹妹。現在我想大聲的說:“我只是我自己。我還要在世上多活一陣子,好好的生活,用這種方式來紀念你。我尊重你和你的命運,也請你祝福我。”

 

 

讓愛流動

 

  解決了兩大問題後,我輕鬆自在許多。同學說我氣色好了很多,容光煥發,開心。可是感覺哪里還有點問題。只是不清楚具體在哪。

 

  不管了,我覺得收穫已經很大了!所以還是安心的體會別人的個案吧。在一個排列中,一位同學不知道如何處理和媽媽的關係,她的心靈分裂了,很強烈的對立。一部分隻想做媽媽的女兒。另一部分卻堅持必須先學會愛,才是媽媽的女兒。看到這種互不妥協,無法兼得。我突然知道自己的問題在哪了。其實我就是一直在擔心如果我選擇了做自己,那麼我就會懷疑我對家人的愛。個案結束時,老師建議她先學會愛,然後再做媽媽的女兒。這樣兩部分才算緩和關係。

 

  接下來老師讓我們做一個練習:三個人一組,其中兩個人分別代表另一個人內心很想兼得的兩部分,看是否可以同時拉起他們的手。大家輪流做。

 

心媗w呼:真是天賜良機!當我把前面的兩位同學分別設定為“做我自己”和“對家人的愛”後,我開始看著他們,慢慢的走近。有點期待有點心虛。當我走過去要同時拉他們的手時,被拒絕了。而當我決定拉起“做我自己”的代表的手時,她卻很友好的把手伸了過來。我明白了,對於我來說,做自己比愛家人更容易。可是我也想愛家人啊,怎麼辦??謝天謝地,等我們組輪流做完時,老師正好過來詢問我們怎麼樣。我趕緊把自己的問題說了一遍。老師笑道:“沒關係啊,先做你自己,拉著她的手,然後對另一個代表說,我要做我自己,同時,我會用自己的方式來愛家人!”我像看見光一樣,立馬照做了。當我把話說完時,從來沒有這麼輕鬆過。真的是釋然!我都想跳起來了!那位代表也說他感覺很好,很想抱抱我。再一次的感激老師!鞠躬!

 

  同時我也明白了,解決問題沒有固定的模式,最重要的是當下的真相。在那個個案堶惘o比較容易接受先愛家人,然後再做自己。我正好相反。我們都找到了自己的解決之道。

 

  記得在第一天的練習中,老師讓我們2個人一組,輪流代表對方想接近的人,看大家的反應如何。我讓那位男士代表我爸爸,我開始看著他,試著接近他,可是身體卻不由自主的離他越來越遠,心媟P覺到悲傷,忍不住哭了。代表說他感覺很遺憾。

 

  第三天,有一個走向自己爸爸媽媽的練習。看著他們,我很輕鬆,一邊走過去一邊忍不住對著爸爸笑,爸爸的代表也一直微笑,最後我們一家三口抱在一起。他們還說,感覺這個女兒挺可愛的。好開心!愛已經在我們家自然流動了!

 

  更有意思的是,當我把這些問題都解決後。在練習拙火時,我能夠更強烈的感覺到脈輪的能量。本來一直感覺很弱的喉輪和眉心輪也開始感覺強烈了。或許能量的本身就是愛,愛的本身就是能量。

 

  3天的時間,有種一點點蛻繭成碟的喜悅。心堨R滿了感恩。感謝鄭老師!感謝立品同仁!感謝同學們!

 

  最後還要感謝胡因夢老師!是她指引我走上靈修的道路。我想如果不是因為堅持練習覺察和拙火,讓自己更敏銳和柔和。或許不會收穫這麼大。

 

(作者ulane"愛在我家"第一期工作坊學員)

Copyright 2005 by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Powered by ABCH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