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機構介紹
最新課程推介
2011年培訓課程表
香港系統排列培訓中心
甚麼是系統排列?
如何知道自己的家庭系統是否可能有問題?
學員分享
海靈格和系統排列的其他最新發展
我們只有一流的導師 (導師介紹 )
友情連接
資源庫
聯絡我們
問題查詢

Longlin(第二期“愛在我家”工作坊學員)

http://www.tobebooks.net/tobelive_mag/tobelive_53.htm

 

 

  我是第二個做個案的。

 

  第一期工作坊我也參加了,一開始是觀察、瞭解,後來有很強烈的願望想做個案,希望通過家族排列看看自己意識底層的東西,但後來時間不夠,老師說下次再做吧。

 

  當我坐到老師右手邊的座位上,我有點超然物外的態度。老師問:你想解決 什麼問題?我說:我覺得自己以前有些深層的抑鬱,而看到許多個案中上一輩或上上一輩的苦難對後輩造成了很明顯的影響,因此也想找找自己的癥結在哪兒。

 

  老師問:你覺得自己現在還抑鬱嗎?

 

  我說:還好,以前經常借喝酒之類來排遣,現在應該好多了……

 

老師笑著說:你現在看起來不像是個有抑鬱的人啊,我想知道的是,你想解決什麼問題?

 

  我想想說:那我換個角度,我有點擔心我的女兒。

 

  老師問:你女兒怎麼了?

 

  我說:女兒快六歲了,我太太懷孕後就回老家,到孩子出生10個月之後才回北京,由於工作原因,這期間我都不在她們身邊,後來女兒比較粘她媽媽,這一兩年還好,也還比較親我……

 

  老師說:這看上去很正常啊。

 

  我接著說:我女兒現在總是表現得很焦慮,比如早晨送她上幼稚園,她要說上好多遍,媽媽,一定要來早點接我啊。當她媽媽答應了,一定。她還要不停地問,一定啊?一定。一定啊?一定,反反復複好多次……

 

老師打斷說:你太太關係怎麼樣?

 

  我遲疑了一下,正斟酌如何用合適的語言來回答,在場的我太太脫口而出:不好!

 

  老師看看我太太,又看看我,然後問:你是否願意請你太太上來一起做個案?

 

  我點頭。

 

  當我太太坐在我身旁,我有些不安,我擔心她沒有準備好,面對可能揭露出來的事實。

 

  老師對我和我太太分別確認了一遍:是否準備好了?然後繼續。

 

  老師問:感覺夫妻不親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我太太說:大概是從懷孕之後……

 

  我說:不是,其實從懷孩子之前就不太親密了。

 

  我太太同意說:他這麼說,我也想起來了,應該是之前。

 

  我和我太太的原生家庭都有些問題,上一輩的婚姻狀況對我們可能都有直接的影響;然後,還有墮胎的問題等等,我不太確定從哪方面找原因。我們結婚十三年了,我太太做過三次人流,兩次在生孩子之前。

 

  老師讓我選兩個同學,分別代表我太太。

 

  選出來的代表經我太太認可之後,老師讓我排出兩人的位置。

 

我排出來的結果是:兩人距離一米四五的樣子,兩人呈120度側對著,都能看到對方。

  

老師又讓我太太上去,按她的感覺作調整,結果是兩人距離又略遠些,但大體一致。

 

  老師讓代表們按自己的感覺移動。

 

  這時我“太太”(代表)背過身去走到三四米遠的地方,“我”無奈地看著她的背影。

 

  這個真相比我們兩人認識到的問題更嚴重。

 

  老師選了一位同學,代表“女兒”。

 

  “女兒”站在“我”和“太太”之間,呈現出一個斜的三角形,很彷徨。

 

  這時,“太太”轉過身來,目光注視著“女兒”,也同時不得不看到“我”。但是腳步沒移動。

 

  “女兒”希望接近我們,但不知該怎麼辦。

 

  “我”看著“女兒”,有些焦慮,也不知所措。

 

  這時,老師選了三位同學,代表人流的孩子,坐在“我”和“太太”斜前方的地上。

 

  “女兒”朝那三個“孩子”走去。

 

  老師問她的感受。

 

  “女兒”說:我想和他們一起玩。

 

  老師對我說,看來是這部分的原因,而且有點嚴重。

 

  此時,“太太”走到“我”跟前,緊挨著“我”,不敢面對坐在地上的三個“孩子”。

 

  師請我太太本人上去,替換代表,面朝著那三個“孩子”。

 

  我太太看看那三個“孩子”,又背過身去,在原地徘徊,非常無助。

 

  看著這一幕,我的眼淚流了下來。

 

  我們結婚十幾年了,多少次,我漠視她的孤獨和無助。

 

  儘管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她的感受,但我的理智、我的不動聲色總是拒她於千里之外。

 

  老師讓我上前,替換我的代表,太太一起面對與我們有緊密聯結的三個生命。

 

  以上是我的個案的主要內容,但我清楚這只是一個層面問題的揭露。

 

  愛的學習才剛剛開始。

 

  我們以為我們懂得愛,實際上我們對愛極其吝惜。

 

  我們習慣的那種愛的方式,其實是索取、命令、蠻橫和乞討,那種愛相當於情感的暴力和互相傷害。

 

  愛本身沒有對錯,問題在於我們曲解了愛,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好好地學習愛的功課。

 

  看到工作坊堣ㄕP個案的排列,我一次一次被震撼。

 

  這樣的學習比那些頭腦的訓練和知識的獲得實在重要得多。無論是坐在一旁,還是代表他人,我們只要聽從內心的感受,就會與他人產生奇妙的聯結。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本人對哲學和宗教很感興趣,讀過一些書,自認為對這個世界的運作和人的本質有足夠的認識。但通過家庭系統排列的體驗,我真切地感受到,如果你不能聽從內心的聲音,這些理論和知識就會成為愛的藩籬和生命成長過程中的障礙。

 

  人類文明的演進,給這個時代的人背上了巨大的包袱,那就是我們都習慣用思想來武裝頭腦,用頭腦來理解這個世界。當有人提醒我們,讓頭腦歇息一下,聽聽內在的聲音,我們會很惶恐甚至會很憤怒。因為,我們不肯被輕易繳械,當我們放下思想的武器的時候,我們會生出極大的恐懼。

 

  而這就是《愛的學習》的第一課:允許自己害怕,和感受自己所有的感受。

 

  除非自己先承認恐懼的存在,否則我們無法開始接近自己的愛。

 

END

Copyright 2005 by Systemic Solutions Institute

Powered by ABCHK.com